首頁 > 水塔動態 > 媒體聚焦
全力推進民營經濟實現新突破:做大做強山西老陳醋
發布日期:2015/9/30  瀏覽次數:8319

重振老陳醋,因山西走到了轉型的重要關口。

這個由民營企業支撐的產業,在改革開放30多年的風雨中,知冷知暖,有進有退。一葉知秋,要讀懂山西民企,可從醋企說起。

醋,對山西而言意味著什么?答案并不簡單。“老陳醋不僅是山西的優勢產業,更是山西產品的一面旗幟,也是我們山西人的‘面子’。”省委書記王儒林在全省民營經濟發展推進大會上的一席話,點痛了“老醯兒”的心。

山西老陳醋的發展現狀與這句評價差距甚大。數字顯示,全省210家醋企,年產量超過1萬噸的僅有7家。“小、散、弱”的困局,嚴重制約著山西老陳醋的發展壯大。是偏安一隅,還是奮力突破?這不該是一道選擇題,答案只能唯一。

是勇于直面問題,找出癥結,必須改變的時候了!

久遠的榮耀

與煤炭同為“黑金”,老陳醋于山西、于山西人而言,其品牌意義遠超產品本身

 “老陳醋好”“山西人,愛吃醋”在外地人眼里,醋和煤炭一樣是山西的主要標簽。是山西引以為豪的產品。

山西財經大學MBA教育學院院長、教授衛虎林介紹,人們對一個地域的印象,除了地理地貌、人文歷史、政治生態外,最重要的就是名優特產。在這個意義上,老陳醋不僅僅是山西的一個特產,它是一種文化,還代表了山西、山西人的形象。

資料顯示,醋在山西的歷史可以追溯到3000年前。公元前8世紀的西周時期,晉陽已有醋坊,春秋時期已遍布城鄉。當時把醋稱為“醯”,這個字因與“西”同音,加之山西人善制醋、愛吃醋的風俗,就有了一個親切的別稱——“老醯兒”。

明清時期,山西醋因其陳放時間越長而品質越佳,被稱作“老陳醋”。也正是這一時期,山西老陳醋隨著晉商,走向了大江南北,以其綿、酸、香、甜、醇的獨特風味和悠久的釀造歷史而蜚聲海內外。20世紀30年代,著名微生物學家方心芳先生曾撰文,對山西老陳醋的工藝進行了總結和肯定,并稱“我國有四大名醋,首推山西老陳醋”。改革開放后,山西老陳醋獲得的各種榮譽更是不勝枚舉。

作為我國名牌產品和地理標志保護產品,老陳醋于山西、于山西人而言,其價值遠超產品本身。山西金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建忠談及老陳醋,聲音立刻放高八度,如同激情演講一般地陳述:“老陳醋是山西的瑰寶,是山西人民世代傳承的智慧結晶。”

然而,近年來老陳醋的盛名卻抵不過煤老板一擲千金的新聞。在山西“一煤獨大”的產業結構下,很多專家遺憾“老醯兒”的價值沒有完全發掘出來。同樣被視為“黑金”的老陳醋,仍然在低端的調味品市場苦苦掙扎。

正因為如此,王建忠認為,山西人有責任在繼往開來中,把老陳醋這塊金字招牌做大做強。衛虎林也飽含深情地表示,老陳醋不應僅僅是山西歷史文化的一個標志,更應成為山西經濟和社會發展的一面旗幟。

酸酸的醋意

老陳醋歷經數千年,卻沒有真正叫得響的品牌;210家醋企,產量超過10萬噸的僅有2

悠久的歷史,獨特的工藝,本該在中國醋業中一騎絕塵的山西老陳醋,卻在市場經濟中顯出頗多無奈與尷尬。

位于晉中榆次區的懷仁村,曾有“山西釀醋第一村”的美譽。如今,這個釀過“貢醋”的村子,早已沒了舊時“家家有醋缸,人人當醋匠”的紅火場面。初秋雨霽,走進村莊,只有隨風而來的醋香,以及路旁眾多倒扣的大缸,提醒著人們這里曾經的輝煌。

在懷仁村,記者相識了四眼井釀醋有限公司的掌門人藥五忠。這位年近7旬的老人,是明清老字號“鈺泉慶”醋坊的傳人。“是該好好挖挖老陳醋的潛力了。”他指著已泛舊的“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”銅牌,語氣中頗多惆悵。他回憶,懷仁村興旺時,七成農戶釀醋,采用“農戶+公司”的合作模式,年產量10萬噸以上。近幾年,由于產品競爭加劇、思想保守等原因,企業效益欠佳,產量萎縮,只有3萬噸左右。

放眼全省醋業,困局尤顯。省商務廳數據顯示,全省210個醋企業中,年產量超過10萬噸的僅有2家,最大企業的年銷售額7億元左右。而江蘇恒順集團一個企業的年產量就達到27萬噸,年營業收入超過11億元,接近于山西總量的半壁江山。山西老陳醋在全國市場推進艱難之時,恒順集團10年前就在榆次區落腳建廠,其魄力和勇氣不得不令山西醋企望而興嘆。

看著外省醋企快速發展,山西流露出酸酸的“醋意”,開始反思問題所在。衛虎林直言,山西醋產業的困局主要集中在企業多、規模小,缺乏龍頭企業、沒有形成帶動效應等。悠悠歲月,滄桑巨變,山西老陳醋歷經數千年,其味雖濃,其名雖盛,卻未成為市場浪潮中的航母,也缺乏真正叫得響的品牌。

究其原因,大的背景是長期以來山西以能源化工為基礎所形成的慣性思維,不利于非煤產業的成長。另一個原因是,區域集群意識缺乏,特別是品牌運作理念和品牌營銷方法落后,未能緊跟時代步伐。

老陳醋產業做強做大,上能帶動起以高粱為主的現代種植業,中能拉動加工制造業,下還可以帶動物流、銷售等現代服務業發展。因此,打好山西老陳醋這張牌,對山西而言意義重大。

不進則退

一個產業、乃至一個產品,一味守成,必定守而不成;山西老陳醋的出路,在于既要圍繞醋又得跳出醋

清徐,“醋都”。驅車前往,沿路賣醋的小販比比皆是。簡易的牌子,費力的叫賣……這種路邊的販賣,或多或少地反映了山西對醋的認識。長期以來,只是在賣醋,并未看到老陳醋在調味品之外的真正價值。

省商務廳的一份調研報告指出,山西醋產品定位以調味品為主,占企業銷售額85%左右,同質化嚴重。調味品產品價格低、利潤率有限,甚至一些小企業省去了營銷,自降身份成了“加工作坊”,向省內外其他企業提供散裝原醋,產品附加值更低。雖已開發了一些保健醋、醋飲料等產品,但產量較低,市場推廣不夠,沒有形成規模。就整體產業鏈而言,還沒有實現向高附加值的生物科技、健康產業的延伸。

問題遠非醋企獨有。根植于山西土壤的民營企業,因歷史、文化、地域等因素,思想封閉保守。歷史上的“窄鐵軌”“九毛九”“地主老財”等,雖是戲言調侃,但卻一針見血地反映了山西的故步自封與陳陳相因。

實踐無數次證明:守成難有大出息。一個產業、乃至一個產品,守而不進,成而不變,不回應挑戰,不突破陳舊,不開拓試驗,不改革創新,一味守成,必定守而不成。

王建忠介紹,“真正的老陳醋不僅是調味品,更是一味名貴的中藥。”根據最新質量標準,只有總酸度達到6度以上,才能被稱為正宗的山西老陳醋。這種醋久存不腐、越陳越香。“山西老陳醋的出路,在于既要圍繞醋又得跳出醋。以老陳醋為原料,可以延伸出眾多保健產品,撬動一個大的健康產業。”

這并非遙不可及的夢想。在金醋公司的實驗室里,已經擁有40多個專利和自主產品。既有保健醋飲、消食開胃醋、醒酒醋等,還有以老陳醋為原料的日化品,如洗發液、牙膏、香皂等。水塔集團總裁郭靜介紹,他們也正在逐步展開對醋產品及生產工藝、保健品、中藥及新藥不同階段和層次的研發和開發。

民營企業家渴望發展、渴望突破的急切,在所有受訪者身上都能看到。全省民營經濟發展推進大會甫一結束,從全省最大的醋企水塔集團,到懷仁村藥五忠老人,都十分關注省委書記王儒林的講話,希望從中把握民營企業發展的政策動向,尋求山西老陳醋突破的機遇。

本就逆水行舟,豈敢不加把勁?郭靜來了心勁兒:“民營經濟大會上,我省明確提出要鼓勵民營企業調整產業結構,創新發展模式。水塔一定會抓住這個機遇,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。”

重整待發

 “三個突破”帶來民營經濟發展的重大機遇;做大做強山西特色優勢產業,需要多方共同努力

山西作為能源大省,長期以來對醋以及其他“名片”關注有限。以致山西老陳醋企業因利潤低而積累少、融資能力差,新產品研發和市場開拓能力不夠,在與國內其他名醋的競爭中漸感吃力。特別是缺少大資本運作,山西醋業至今沒有公司上市。王建忠疾呼:“山西不缺醋,缺的是老陳醋的科技創新與延伸,缺的是資本市場的推動。”

如今,金融振興、科技創新、民營經濟發展成為山西今后發展的“三個突破”,這不僅為山西經濟發展指明了方向,更為民營企業的發展增添了動力,無疑是醋產業重鑄輝煌的絕佳時機。

機遇擺在面前,號角已經吹響。以老陳醋為代表的山西特色優勢產業,如何走上做大做強的道路,還需要政府和企業共同努力。著名的“鉆石理論”指出,一個地區的產業競爭力,最終取決于是否有效地形成競爭性環境和推動創新。

衛虎林認為,在老陳醋的發展中,政府職能還未充分發揮出來。首先,既要在全省經濟社會發展規劃中,給醋產業一定地位,還要積極主動地為醋產業發展搭建平臺。比如,為產品出口提供信息、提供服務等。

此外,最重要的是嚴格市場準入,維護市場秩序,確保公平競爭環境。郭靜坦言,小廠家眾多,劣質產品大行其道,嚴重沖擊著山西醋產業。他期待,政府能加強管理,嚴格監管。“保護了名品,市場自然會優勝劣汰,企業也會沿著健康的方向發展。”

就企業而言,一方面要加強基礎管理,包括產品質量、資本運作等;另一方面要加強品牌建設,通過宣傳、策劃等手段打品牌,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,最終通過市場形成幾大龍頭,進而帶動整個醋產業發展壯大。

守著盛名,握著機遇,望著產業,想著未來,山西老陳醋必須殺出一條出路,在這場不進則退的競爭中迎頭趕上,再創輝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來源:山西日報)

江苏快三计划精准版